国医书院

近二十年的学医生涯,总结为一句话就是:“我只是个人类”。这句话援引自电影《黑客帝国》第一部中Agent在Neo未能成功躲避所有子弹之后所说的那句“Only human”。这是一句嘲讽,但也是一句实话。在阅读了不到一半《Think slow and fast》时,这句话成为我最大的体会。

医学的复杂性是超乎人类想象的,即使我们当了这么多年的人类。人类选择从多个角度、用多种方法试图去把握人类的生老病死,但是,每当我们觉得即将抓到真理的时候,真理却消失了。这样的过程在我的历程中反复出现了多次,因此我不由得反思到底是什么东西让自己会迷恋于“真理”的幻象,从而在某段时间内变得那么自负。如果有一天我没有认清那种幻象而坠入其中,那么,我的医学生涯也就算彻底终结了。

基于这样的考虑,我希望以书院的形式,展现医学——包括中医、西医、其他民族医学和传统医学——的不同层面,并试图去发现如此纷繁的医学现象当中是否存在着共性规律,从而使自己不再长时间地痴迷于幻象,这便是书院的价值所在。

“血浊”本义辨析

      近读数篇文章论及《灵枢》中出现的“血浊”一词,作者将其径解为“血脏”、“血毒”,更引申为脑血管疾病的病因。如此理解,那“浊”字便真的变成“污浊”之义了。可《灵枢》里的“浊”字真是“污浊”之义吗?

    “血浊”一词,首见于《灵枢·逆顺肥瘦》,篇中有多处提及“浊”字,如:

  1. 此言气之滑涩,血之清浊,行之逆顺也。

  2. 年质壮大,血气充盈……刺此者,深而留之,此肥人也。广肩腋项,肉薄厚皮而黑色,唇临临然,其血黑以浊,其气涩以迟。

  3. 瘦人者,皮薄色少,肉廉廉然,薄唇轻言,其血清气滑,易脱于气,易损于血,刺此者,浅而疾之。

  4. 刺壮士真骨,坚肉缓节监监然,此人重则气涩血浊,刺此者,深而留之,多益其数;轻则气滑血清,刺此者,浅而疾之。

  5. 血清气滑,疾泻之,则气竭焉。……血浊气涩,疾泻之,则经可通也。

      从如上五句可以看出,“浊”在原文中是与“清”相对出现的:浊,指血液的质地较为粘稠,透明度差;清,指血液的质地较为清稀,透明度高。二者皆是对血液性质的描述,并不是对血液病理状态的描述。篇中气之“滑涩”亦是同理。故《楚辞·渔父》说:“沧浪之水清兮,可以淖我缨;沧浪之水浊兮,可以濯我足。”不管水是清还是浊,都可以用来清洗东西。如果“浊”真是“污浊”的意思,谁会愿意用“脏水”来洗脚呢?——那还不如不洗呢!

      此外,《灵枢·阴阳清浊》篇也言及“清浊”,不过此处讨论的是气之清浊。“受谷者浊,受气者清……清者其气滑,浊者其气涩,此气之常也”。从中可以很明确地看出,“清浊”依然指的是质地,而“滑涩”指的是运行的流畅度。不论是“清浊”还是“滑涩”,都是气的正常状态(故言“此气之常也”),毫无病理的意味。除非“清浊相干”,不能各行其道时,才会导致疾病的发生。

评论

© 国医书院 / Powered by LOFTER